您好!体育直播

三友医疗明上会 两票制下超七成收入用于销售费用
当前位置:体育直播 > 中国体育直播 >
三友医疗明上会 两票制下超七成收入用于销售费用
浏览:81 发布日期:2020-01-07

  他问医生两种有啥区别,医生说用钛合金的,手术感染可能性更小。

  2016年,三友医疗未单列陕西收入,来自西北的收入总共才1012.72万元,假设全是陕西的;2017年以后单列了陕西收入,2017年为4,336.84万元,2018年为10,511.20万元,2019年1-6月为7,043.50万元。

  (摘自三友医疗招股说明书)

商务服务费系直销和配送商模式下公司基于第三方服务商提供的物流辅助服务、手术跟台支持、商务辅助(主要包括对账、送票及催款)、产品使用情况跟踪等服务而支付的费用。发行人与服务商签订《服务协议》,对服务内容及要求、合作方式、结算方式和双方权利义务等项目进行约定。

  (摘自三友医疗招股说明书)

  国家推行两票制,初衷是为了减少医药流通环节从而降低药价,具体通过开发票的次数来限制,实际操作是厂家只能把医药卖给医院或配送商,配送商不是经销商,不会帮药厂去干销售那一摊子事,只能厂家自己去干,体现在厂家账上,就是产品售价提高,但销售费用也大幅增加。

  (摘自三友医疗招股说明书)

  在初衷是为降低药价的两票制背景下,三友医疗在两票制地区,2017年、2018年和2019年1-6月,销售费用中光商务服务费这一项占收入的比重就高达59.56%、64.82%和66.44%,总销售费用占收入的比重,则会超过70%,甚至是80%。

  与此相对应的是,来自两票制地区的销售收入也大幅增长,特别是最先执行两票制的陕西省。

  我们在想,三友医疗的毛利率应该非常高,看了招股说明书,果然,2018年毛利率高达89.24%,2019年1-6月毛利率更是达91.76%,非常的高且呈上升趋势。

  刻骨铭心的记忆,让他一直认为钛是极其贵重的材料,比黄金都要贵好多倍,这么多年,他一直是这么跟人说的。

  (摘自三友医疗招股说明书)

  有的人可能会不屑地说,销售费用率不到50%算个啥,上市药企销售费用率接近或超过60%的都不少。

  我们想见识一下这家企业的研发投入,结果大失所望!最近两期研发支出占营业收入的比重不到6%,与毛利率呈大幅提升趋势相反的是,研发支出占比呈大幅下降趋势。

  天眼查显示,这竟然是家个人独资企业,成立于2017年2月13日,参保人数为零。三友医疗在招股说明书中解释称:

  由此可见,两票制地区的销售费用率会更高,2019年1-6月会超过70%(因为仅商务服务费占比就为66.44%),甚至可能是80%。

  来源:放牛塘

  手术跟台支持:三友医疗究竟是厂家还是医院?谁见过在医院做手术有厂家的人在场支持?这种现象普遍吗?

  物流辅助服务、手术跟台支持、商务辅助(主要包括对账、送票及催款)、产品使用情况跟踪等之类的服务,最近两年半为什么要花掉1.59亿元、超过相关收入60%的费用?

  (摘自三友医疗招股说明书)

  由于药品的两票制在全国主要地方已经普及,所以药厂基本采用直销模式,销售费用基本都体现在了厂家账上。而耗材的两票制普及度不高,未执行的地方还很多,所以厂家还有经销模式,经销模式下销售费用还是由经销商承担。

  (摘自三友医疗招股说明书)

  手术最贵的费用就是板材,当时医生说有两种,一种是钛合金的,费用七八千,一种是钢材的,费用一两千。

  根据三友医疗招股说明书披露,骨科植入耗材两票制最先于2017年在陕西省执行,2018年增加安徽省,2019年增加福建省。2017年,三友医疗主营业务收入为12885.34万元,来自两票制地区(陕西)的收入为4336.84万元,销售费用-商务服务费则几乎来自陕西,为2582.91万元,占对应收入的比重为59.56%。

  患者“100元”就能买到这个成本“10元”的产品了吗?

  (摘自三友医疗招股说明书)

免责声明:自媒体综合提供的内容均源自自媒体,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并获许可。文章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新浪立场。若内容涉及投资建议,仅供参考勿作为投资依据。投资有风险,入市需谨慎。

  2016-2018年,陕西收入占总收入的比重分别为13.45%、33.66%和47.65%。

  我们不禁要问,三友医疗对两票制地区的销售费用率,为何会如此之高?仅商务服务费这一项,2017年、2018年和2019年1-9月就占同期收入的比重为59.56%、64.82%和66.44%。商务服务费只是三友医疗销售费用的一个构成,商务服务费占销售费用的比重,2016年尚未执行两票制所以为零,2017年、2018年和2019年1-9月分别为51.07%、69.97%和78.36%。

  2018年对陕西的商务服务费为7005.66万元,如果按这三家医院收入对陕西收入的占比测算其商务服务费,那么对这三家医院的商务服务费测算数高达5755.90万元,西安市红会医院、西安交通大学第一附属医院和陕西省人民医院的测算数分别为4510.7万元、694.07万元和551.14万元。

  原标题:太逆天!明天上会企业,两票制下超七成收入用于销售费用!有个问题建议落实!

  比如第一大服务商上海肯纯贸易中心,2017年、2018年和2019年1-6月,三友医疗向其支付的费用为2053.93万元、4840.42万元和3269.63万元,占同期收入的比重分别为15.94%、21.94%和20.31%,是公司第一大供应商,天眼查的查询结果为:

  大家认为,三友医疗的信息披露,真的说实话了吗???信息披露合格了吗???

  放牛塘投资者保护研究院有位成员是税务专家,据他介绍,个人独资企业在税收的成本及便利性、费用报销资金支出便利性等方面更具优势。

  一听说要感染,放牛娃出身、经济条件并不好的他,还是选择了钛合金,两次手术花了一万多,保险报了一半,自己花了七八千。

  我们想不通,用来治病救人的产品,怎么会有如此夸张的价差呢?

  建议彻底搞清楚这个问题,可以通过由中介机构或其他部门去详细核实第三方最终资金去向的方式进行。

  以致于他在工作半年后才补缴了学费,拿到了毕业证。

  90%的毛利率,可以理解为100元的产品,制造成本只要10元!

  对账、送票及催款:“催款”,电话、微信等方式催不行吗,人工跑一趟也花不了多少钱吧?“对账”,现在不都是系统对账吗,就算出十个人天天对账,一年100万够不?连“送票”费用都列出来了!送票能花多少钱,快递送不行吗?

2017年以来,公司在部分市场区域由经销模式转变为直销或配送经销模式后,一般由原经销商或经销商具体业务人员成立服务商为公司提供对终端客户的商务服务。

  (摘自三友医疗招股说明书)

  而这个策略,有没有可能最关键就是奇高无比的销售费用,以及支付渠道、支付方式?

  放牛塘投资者保护研究院有位成员,2002年上大学时,踢足球当守门员,在完成一个漂亮扑救之后,右手手肘粉粹性骨折,住进了一家大型骨科医院。

  技术支持:放牛塘投资者保护研究院

  我们发现,钛并不是那么贵,国产的才两百多一公斤,而一克黄金就要三百多,可见钛的价格只有黄金的几千分之一,进口的钛也就六七百一公斤。

  (摘自三友医疗招股说明书)

  因为这个问题不仅关系到上市公司经营的合法性,还关系到让投资者了解企业的真实竞争力,究竟是什么因素让企业在报告期内实现业绩的大幅增长,这一因素是否具有可持续性。

  陕西收入增长非常快,2017年和2018年的增幅为328.24%和142.37%,而同期总主营业务收入增幅只有71.17%和71.20%。

  而且,三友医疗销售费用率要比同行业的高很多,同行业只有百分之一二十,他家的有百分之三四十,高出一倍多。

  我们不禁要问,三友医疗报告期内收入增长主要由最先执行两票制的陕西省贡献,有没有这种可能性,三友医疗发现了一种应对两票制的策略,才得以快速适应两票制地区并取得了飞黄腾达的增长?

  (摘自三友医疗招股说明书)

  2018年,三友医疗主营业务收入为22059.75万元,来自两票制地区(陕西、安徽)的收入为10898.78万元,销售费用-商务服务费几乎来自两票制地区,两票制地区相关费用为7065.12万元,占对应收入的比重为64.82%。

  而钛又是一种轻质材料,密度只有钢的60%,一块小小的接骨板材,耗用的钛材并不多,一公斤钛,应该可做很多产品,一块产品的钛材料成本可能就几十元甚至几元,钛材料占产品售价的比例非常的低,三友医疗2018年销售收入为2.22亿元,采购钛材料才256万元(国产193.34万、进口62.91万),足以看出占比有多么的低!

  更加奇怪的是,三友医疗是把商务服务费外包给第三方去做,在这块费用占相应收入超过60%的情况下,三友医疗为何没有成本控制意识,自己来做这项服务?

  而他的学费只要三千八一年,每个月生活费只有五百,相当于花掉了两年学费。

  奇了怪了,90%的毛利率,那么多钱究竟去哪了呢?原来是投入销售环节了,2016-2018年和2019年1-6月,销售费用占营业收入的比重分别为31.89%、36.25%、46.57%和47.60%,占比很高且呈大幅上升趋势。

  但是,不要忘了,三友医疗有约50%的收入来自经销,经销模式下主要销售费用是由经销商承担,三友医疗的销售费用率是用销售费用除以总收入算出来的,经销收入把直销收入的销售费用率摊薄了,如果把经销收入扣除,三友医疗的销售费用率还要高很多。

  再来看一个数据,三友医疗2018年的前五名客户,其中有四家是陕西的,涉及三个医院,分别是西安市红会医院(第2名是其配送商)和西安交通大学第一附属医院和陕西省人民医院。

  不得不让我们担忧,这些由病人以学费、生活费等代价进行最终买单的费用,究竟是什么?最终去了哪里?

  2018年对西安市红会医院的销售为6767.79万元,就要发生测算数为4510.7万元的销售费用,这是什么样的商业逻辑?究竟是靠什么优势拿下的项目?

  必须通过手术接骨,用板材把损坏的骨头固定住,等长好后再把板材取出来。

  结果,也大失所望,2016-2018年和2019年1-6月,净利率(扣非)分别只有-0.03%、19.54%、23.89%和27.19%,不到30%。

  2019年1-6月,三友医疗主营业务收入为16100.78万元,来自两票制地区(陕西、安徽、福建)的收入为8858.88万元,销售费用-商务服务费依然几乎来自两票制地区 ,两票制地区相关费用为5885.87万元、占对应收入的比重为66.44%。

  物流辅助服务:三友医疗产品单价很高,数量上并没有多少吧?物流辅助费用应该不高吧?

  (摘自三友医疗招股说明书)

  为什么要成立个人独资企业而不是有限责任公司,而且经销商为何不使用自己以前的公司而要新成立个人独资企业?

  三友医疗把金额如此之大、占比如此之高的商务服务商支付给了第三方,第三方主要还是刚成立的个人独资企业!

  (内容摘自三友医疗招股说明书,红字是成立日期,根据天眼查添加)

  这一策略是否与两票制的初衷背道而驰,有没有这种可能性,有的同行公司不想或不敢这么做,才有三友医疗快速增长的机会?

  并不是的,因为还有经销环节,2016年未实行两票制,100%采用经销,2017年有的地方开始实现两票制,经销占比为71.31%,2018年和2019年1-6月,经销依然约占一半。

  三友医疗2018年来自陕西的收入为10511.20万元,其中来自这三家医院就达8636.08万元,占比为82.16%。

  两票制之前,医药从厂家到医院,要经过经销商环节,销售那一摊子事基本都是由经销商去干,厂家通过给予产品价差弥补经销商。

  直到昨天,我们看了一家医疗耗材企业的招股说明书 ,正好就是做固定骨头类似材料的,这家企业叫上海三友医疗器械股份有限公司,明天科创板上市委将审核其上市申请。

  三友医疗申请科创板上市,科创板实行的是注册制,注册制强调以信息披露为核心。

  三友医疗最近两年半累计为1.59亿元的商务服务费究竟是什么呢?招股说明书的披露为:

  产品使用情况跟踪:需要多少人进行跟踪?一个人年薪多少?二十个人跟踪,年薪20万,一年400万够不 ?

  在这里,不得不介绍下两票制。

责任编辑:王帅

  还有,在主要客户集中在三家的情况下,物流辅助服务、手术跟台支持、商务辅助(主要包括对账、送票及催款)、产品使用情况跟踪等商务服务工作开展起来应该更便利,成本应该更低吧,怎么还会发生如此巨额的费用?

  所以,病人的购买价,可不是“100元”,可能是“150元”甚至“200元”。

  这种说法是否合理?

  更更加奇怪的是,三友医疗商务服务费的服务商中,占比过半的第一大服务商以及其他主要服务商,竟然是2017年刚成立的个人独资企业。

  想到一点,听说医药(含耗材,下同)行业的研发投入特别大,研发多款产品,可能就成功一款,如果不在成功这款上获取暴利,企业就会亏损,大家都亏损,就没人去研发新产品,受害的还是病人。

  那么,这家企业应该特别赚钱,利润率应该极高,因为毛利率高达90%,研发支出占比又不到6%。

  (摘自三友医疗招股说明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