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体育直播

此岸登彼岸,一生如一日 — 访温岭万佛寺常君方丈
此岸登彼岸,一生如一日 — 访温岭万佛寺常君方丈
浏览:132 发布日期:2020-01-07

在悬崖上造路,在悬崖上栽树,在悬崖上打井,在悬崖上安殿。万佛寺的整体建设工程跨时二十年,分为三期规划。一期工程用了四年时间,涉及寺院的布局、功能以及系统。万佛殿、天王殿、卧佛殿,以及古佛洞、法堂、东西厢房、客堂、斋堂,一座座建筑逐步落成。开始建房,开始铺路,也开始栽树,房子好了,道路通了,树也长大了。常君法师抱持着这种概念做事情,多思考,求周全。建庙之初,寺院的用电问题、消防问题、用水问题、排污问题等都一一考虑清楚并规划解决。2003年的杨梅雨季,万佛殿工程完工,佛像塑好。常君法师久久地凝望着殿堂内高大的释迦牟尼像和四周成千上万尊小佛像,思绪忽然间就回到了很多年前。“当时我小学二年级,老师在讲课,我用手指敲击着课桌中间的横档,像敲木鱼一样。嘴里念着,我以后想出家去,当一个和尚,做一尊佛。这尊佛坐在一千瓣荷花上面,周围有一万个佛围着他。”小时候什么都不懂,只是脑海中浮现这样的画面,多年之后,常君法师在万佛寺呈现出这个画面,众人感慨,原来是“万佛朝毗卢,华藏世界”。又是一个重阳节,2003年九月初九,恩师净慧长老为万佛殿佛像开光,由普陀山戒忍法师送座,常君法师荣膺温岭万佛寺方丈,也是当时全国最年轻的方丈。

“我要做一个佛像,高高地放起来,再捏两个小和尚和一只香炉,香炉里插上几根稻草。”童年时候在乡间田埂上用泥巴捏小佛像的常君法师,自然不会想到二十年后他会在悬崖峭壁上开始建一座清净道场。

原标题:此岸登彼岸,一生如一日 — 访温岭万佛寺常君方丈

开一道山门,度八方信众

总编|方 飚

展开全文

山门已开,庙已建好,道场落成。如今万佛寺硬件设施建设基本结束,常君法师下一步工作的重中之重是培养僧才,为寺院发展培养后继之人。“我们千辛万苦、呕心沥血建一座道场,希望代代传承,希望万佛寺能在悬崖峭壁上千年不倒。”随着万佛寺工程即将结束,常君法师希望能够为温岭佛教文化发展作出进一步贡献。浙江是中国采石大省,经过先民百年甚至千年的开采,长屿硐天内有着数不清的石窟群。“从上方对整个山体进行航拍,这座山就像一个马蜂窝,能够看见几百个大大小小的洞窟,看不见的可能还有很多。”常君法师发愿要将山上总计6万多平方的洞窟群改造成为现代佛教石窟艺术展示中心。开一道山门,为更多人走近佛法和佛教文化而坚持。

在悬崖上建一座真正开放的道场

山是石头山,路没修好的时候,在悬崖石滩上挑东西上山下山,其中危险、艰辛难以想象。即便后来路修好了,但运送的材料沉重,山路陡峭,石阶众多,运送过程依旧困难。寺院施工过程中基本都是高空作业,东面一声,西面一响,常君法师的心每日都是提起来的。他特别开心、欣慰的是,多年的寺院建设过程中并未出现任何安全事故和问题。寺院建设还包括很多生活建设的方面,其中生活用水就是首先需要考虑的问题。石头山不比土山,山上没有水源。建庙之时,常君法师已经着手采石打井,利用设备切割出一口直径50米,深度20米,蓄水6000立方的大井。无论是下雨天的雨水,还是岩缝里流出的泉水,山上所有的水都尽可能地被蓄到井中,以实现寺院的供水需求。山上条件好了,每个房间都有抽水马桶,僧众们每日的洗漱、洗澡用水,山上的绿化用水,可以说没有水就没有办法生活。南方雨水充沛,常君法师在悬崖上打的这口井,常年蓄水量持满,可以保障寺院一年之内150人平均用水100斤的需求。建寺二十年,修行佛法三十五年,常君法师坚持把逆境当风景,无论顺境逆境,好或不好,他都接受。每天都是忙忙碌碌,不断改善、改进、改变。天晴时修房屋,下雨天做规划,一生如一日。

【人物】

四个小时的高铁行程,四十分钟的出租车程,到达浙江温岭长屿硐天景区时已经是下午两点钟了。从山脚向上远望,葱郁的树木和陡峭的山石之间隐约可见红楼墨瓦,是万佛寺。万佛寺建立在悬崖之上,从半山腰开始,一路倾斜延伸,临近山顶。山虽不高,但沿着蜿蜒的石阶一级一级走上方丈楼,待转身回望之时,石板之乡长屿镇的全景尽收眼底,仿佛万丈红尘已在脚下。

一座悬崖寺院的落成,有很多困难。因地理位置特殊,目前国内寺院建筑并不能为万佛寺的建设提供很好的借鉴,常君法师能做的就是因地制宜,就地取材,埋头苦干。开采石块、运输材料、建筑施工,整个寺院具体的建设工程是请当地民工完成。在悬崖上建寺院,首先需要清理出足够的建筑空间。常君法师解释其中原因,“如果仅在原先八仙岩寺的面积基础上施工,没有足够的场地,建造的寺院并不实用。中国古代很多悬空寺只能作为山体装饰,没有实用价值,也几乎没有僧众居住的原因就在于此。”如今万佛寺占地面积达到一百多亩,在一期工程和三期工程中为清理出所需求的建筑空间,共挖空了近20万立方的石块。开采出来的石块,部分作为寺院建筑材料,多余部分则运送下山。从半山腰开始修建寺院,向左侧倾斜延伸修到山顶,即便山体海拔只有不到三百米,但工程实施并不容易。寺院施工所需大型材料,木头、石头和泥土等,重量都以吨计数。从山下运送木头上山,从山上运送开采之后多余的石块下山,主要依靠当地的土办法来完成,即钢丝索道拉货和搭桥导链运送,但是这些土办法只是完成部分工作,剩余的运送工程还是依靠人力进行,一根木头、一座门口的雕塑大概需要三十至四十人共同抬上山。寺庙里面的摆设、布置的物件也都非常沉重,山上所有的树都是从山下移栽上来,泥土也是从山下一袋一袋运上来。万佛寺里的一草一木,一砖一瓦,一殿一阁,不仅需要充足的人力进行运送、建设,也需要时间去慢慢填充、完善,甚至可以说每一处都凝结着常君法师的发心和智慧。

1996年常君法师在温岭常乐讲寺闭关,1999年出关之后在浙江、福建等沿海一带参访各处寺院。不久之后,他接到温岭市统战部电话,受邀接手长屿硐天内八仙岩寺的恢复扩建工作。1999年九月初九重阳节,一行十一人徒步爬山走向八仙岩寺,触目所及之处是几百年采矿之后留下的废矿区,前面是悬崖,后面是悬崖,低洼地,乱石滩,杂草丛生。“建一座寺院,不是为出家人求得什么,而是为求得更多信众能够了解佛教、进入佛教、学习佛教,把佛法融化到家庭、社会、生活之中。”2000年初,常君法师开始大规模建设寺院,并将“八仙岩寺”改名为“万佛寺”,“万”代表“众”,他希望越来越多的人能够信仰真正的佛教。

“出家人常说,万里和尚好念经,我却是在家门口念经的。”1985年,常君法师看到《少林寺》电影放映,向往少林寺的出家生活,两年之后他到少林寺学武,又一年后在少林寺果全法师门下披剃出家。1996年,因为父母的坚决反对,户口迁不出去,常君法师只能从河南回到温岭,直到1999年开始建设万佛寺。很多人会质疑,一个年轻的小和尚,在一座小庙里,整日蹦蹦跳跳的,如何出得好家?“而且大家都认识我,这是谁家的儿子,小时候摘过我家甘蔗,偷吃我家水果。我这本家门口的经是真的难念。”但是一路走来,常君法师始终坚定,当好一个僧人,盖好一座庙。他说,一个出家人,尤其是年轻僧人,一定要有忍辱心,如果没有压力,没有攻击,也不会有成长。每年九月九日重阳节,常君法师都很有感触,他在重阳节结缘万佛寺,也在重阳节升座方丈。这一天往往使他回忆、感慨自己走过的路,“我在这座寺庙,无论是过去、现在、未来,几十年都如一日。”

万佛寺占地面积一百多亩,寺院整体颜色与山体颜色接近,石头、木头、瓦片,没有金碧辉煌的色彩,依山而建,追求自然意味。看着这座悬崖建筑工程即将接近尾声,常君法师缓缓说道:“其实谈不上什么感想,我只是做完了一件事情,在悬崖上建好一座真正开放的道场。正如佛法所说,这就是此岸登彼岸。”

在这座悬崖建筑工程即将接近尾声时,常君方丈说道:“我只是做完了一件事情,在悬崖上建好一座真正开放的道场。正如佛法所说,这就是此岸登彼岸。”

天晴时修房屋,下雨天做规划

“我在悬崖上‘走钢丝’,走了许多年。我把自己比喻成悬崖上的一棵树,二十年来经历风吹雨打。”回忆二十年前刚到山上的日子,常君法师说那时不堪回首。当时的八仙岩寺只是几间小石头垒砌的房子,边上一处孤魂祠。十一位僧众来到这里,住的房子没有窗户和门,上山下山都是走在石滩上,早上三点半起来做佛事、诵经,如果困了就去做蜡烛。1999年来到寺院之后,常君法师迎来了他在山上的第一个大年三十。那天下午,大家陆续回家了。傍晚四点钟,烧饭的阿婆也走了过来:“师父,我回家去了。”整个山上,只剩下常君法师一人。天快黑了,从山上到家里只有半个小时的路程,他也想回去看看。当时兜里只有130元钱,他用30元雇车回家,“车在路上开着,忽然间我就想,我回家干嘛呢?我已经出家了。”在车站下车时,天色已经完全暗了,街上非常冷清,他静静地在那里发呆了四五十分钟,然后转身回了山里。站在只有几块简陋石头和一棵樟树的天王殿里,看着前面石坡上的一排柏树,刹那间常君法师崩溃了,痛哭流涕,“我哭了一个小时才平静下来,彼时伤感如今难以用语言来形容。然后我回到房间床上,蒙头大睡到天明。”当时的常君法师二十五岁。后来好多居士问道:“师父,这么多年你怎么熬过来的?”常君法师说,“很简单,因为我有纯金的信仰,并且明确地选择了这条道路。”从1999年到2019年,二十年的寺院建设之路,没有邀请专门的佛教建筑设计师,没有专业的设计和施工团队,甚至这座山上所有的建筑没有一张设计图纸。常君法师一个人一点一点地规划和设计,一步一步地完善和修改。自从山上开始施工,无论晴天雨天雪天,即便外出回来已是深夜,他都要拿上手电筒到施工现场走一走,看一看工程建设到什么程度,有没有需要调整的地方。

文/贾婷婷

万佛寺二期工程自2007年动工,历时三年,修建了藏经楼,关房(闭关的地方)以及其他几处小院落。2012年三期工程开始,常君法师选址山中制高点,开始修建一座古色古香的方丈楼,站在楼前既可极目沧海,又能俯瞰寺院。此外,常君法师设计修补山体,连接山与山之间因采矿而断裂的部分,建造一座空中广场。广场内设一处可容纳千余人的多功能殿堂,集禅修、讲经、举办大型法会于一体。主殿里供奉着一尊毗卢观音像,和普陀山普济寺那一尊一模一样。常君法师回忆起早年朝圣普陀山的经历,在普济寺圆通宝殿拜观音菩萨,触动非常,泪流满面,于是发愿塑造同样的金身,给更多人以触动。殿堂二楼是万佛寺佛教艺术陈列馆,三楼是创作室,可举行壁绘、画展之类的文化活动,给出家人、在家人提供学习交流的空间。目前一期、二期工程已建设完成,三期工程仍在建设之中,计划于2020年底全部完工。

温岭万佛寺的建设由常君法师来到山上缘起,这里不是名山,也没有祖师道场,甚至寺院建设的场地都需要清理石块,一点一点挖出来。常君法师笑着说,万佛寺是“无中生有”。二十年的建寺之路,常君法师深深地珍惜并感谢每一位善信居士的发心和支持。他至今记得2000年春节时,大年初二那天,一对头发花白的老夫妻挑着一大筐蔬菜来到寺院。八十多岁的老人在冬日雨天,凌晨四点从家中出发,把自家种的菜挑到山上,到寺院的时候已经中午十一点了。多年下来,寺院常住僧人由起初的十一人增加至三十人,一路走来与寺院结缘的善信居士亦有几万人。万佛寺提倡人间佛教,宣讲人间佛法,不断地分享、感召、度化,坚定地在日常修行和弘法中践行人间佛教。